她解开绑带,让被雾气濡湿的沉重袍子从细腻的肌肤上滑落。虽然这里是位于森林深处的浴场,在这个简单的更衣间仍准备了穿衣镜,它映出了她那一尘不染的裸体。丰满的胸部、红玉般明亮的眼瞳,身高虽然无异于常人,她的腿却占了身体比例的一半,修长又优美。黄都第十七卿──红纸签的爱蕾雅认为她的美貌是胜过一切的武器。

这句话并非男人们那种下流的揶揄或嘲讽,更不是自卑的想法或自以为是,而是客观的事实。最会利用爱蕾雅美貌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因此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婆婆说过,美丽是天使在人类出生之际赐予的礼物。因此必须利用这项天赋使他人幸福。)

爱蕾雅一边以梳子梳著棕色的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地思考著。

她有所自觉,自从六小月前造访了这个村庄以后,自己思考年轻、美貌这类事情的频率就变高了。

(──我的看法则不同。)

美丽并非天使给予,亘久不变的恩宠,那只是会因人类的生老病死而产生变化的东西。

就算天生拥有姣好的长相,若是生了严重的疱疮,那份美貌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会因为被卷入争端,受到刀伤而减损其美丽。

更重要的是,即使受到避免那些厄运的幸运眷顾,若对自己的美貌毫不关心,就会像放弃修剪的王城中庭那般,任由天生的美荒废,沦为粗鄙不堪。

这些概念都是来自母亲的严格教导。她说:「就是这一点,区隔了路边妓女的俗艳与贵族千金的高雅妩媚。而我们已经是贵族了。」

美是与生俱来的才能,透过努力才能彰显。必须时常细心呵护、持续保养才行。

简单打理一番后,她推开通往浴场的木门。爱蕾雅在雾气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亚薇卡?」

「──老师!」

少女立刻站起身,溅起了水花。

爱蕾雅虽然现在拿掉了眼镜,但依然能隔著雾气认出亚薇卡。她和其他的森人不同,皮肤是褐色的。而她不但行为举止很孩子气,实际上年纪也很小。虽然森人比人类还长命,不过她恐怕只有十或十一岁而已。

「太好了~!吶!吶!人家以为老师回黄都了!米欧奇和艾依也很寂寞……唔,老师的裸体好美喔!」

「这……这样啊。谢谢你喔。虽然课程结束了,明天之前我还会待在这个村子。所以打算最后再来这个浴池泡一下。」

「嗯!祈雅也会待到明天吗?」

「当然喽。老师已经提醒过她,出发时要好好地向大家打声招呼喔。」

开心磨蹭著她的亚薇卡肌肤十分细致。即使近距离观察,也会觉得那肌肤的质感与人类的完全不同。而且她们的美貌百年来都不曾衰退。

这个村庄里的每个人──从婴儿到父母,所有的森人都不必像爱蕾雅那样付出努力即能享受天使赐予的美,有如他们理所应当的权利。

「吶,老师!讲点课嘛!我想要一个人听课!」

当爱蕾雅冲洗完身体,和亚薇卡一同泡在浴池时,亚薇卡那紫红的眼睛闪闪发光,并且探出了身体。

从她造访这个伊他树海道起算,已经过了六小月。小月的公转周期为四十二日,一年有九小月。代表她已经有半年以上的时间以老师的身分和森人的小孩来往了。

森人的村子里虽然和人类一样有著各式各样充满个性的人,不过对以教师身分待在这个村子里的爱蕾雅来说,还是勤奋好学的亚薇卡这种小孩子比较可爱。

「真拿你没辙呢……那么为了避免亚薇卡泡晕,我上一小段课就好了。只讲词术的系统喔。」

「太好了!」

爱蕾雅露出微笑,用几个水杓舀了水。

或许比起黄都的官僚,当个真正的教师还比较符合她的个性。然而这是一条无法重新选择的道路。

「词术主要有四个系统。森人虽然不太会做出这样的区分,但是在中央……人类的学术系统中就不是这样喔。」

「嗯!有热术、工术──呃,还有什么?」

「啊,好厉害。你能说出两种呢。书上看来的吗?」

「嘿嘿……!是隔壁的穆亚哥哥说的。但其实人家知道三种喔,呃……」

「热术、工术、力术、生术。这四种。」

「啊!生术!想起来了!」

「真了不起。」

爱蕾雅轻抚那头长长的银发,亚薇卡开心地扭了扭身体。

当然,严格来说只凭这四种系统并不足以完整说明构成这个世界的词术──例如赋予机魔或骸魔自我意志与生命的术,就是无法归类在这四种系统里任何一种的「魔之术」。

「你应该认识热术吧。就是亚薇卡的妈妈平时在厨房使用的那种。」

「人家也会用喔!」

「哦哦,那么下次我来的时候就能享用亚薇卡的料理喽?」

「太好了!包在人家身上!」

爱蕾雅一手抚摸亚薇卡,另一边则是将手指浸入盛水的杓子里。

「『爱蕾雅号令于伊他之水(erea io yethar)。无羽之虫(secat tent)。膨胀之叶(vekuons)。柔软脊骨(en ou kroah)。飞吧(qunocks)』。」

「哇噗!」

杓子里的水突然喷了出来,水花四溅。亚薇卡的脸都被打湿了。

「啊啊……!对不起。我不太会用力术……」

「没关系!我没事的!刚才那个就是力术吗?」

「移动、拋射物体。就是这样的术喔。比如说……你看过大人拉弓射出的箭半途转弯的样子吗?」

「好像有!」

「力术也可以做到那样的事。若是用在自己身上,有人就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飞在空中喔。」

若以人类的物理学说明,热术可说是操纵纯量,力术则是操纵向量的技术。

热术能制造出火焰、雷、光等存在于指定地点的能量。另一方面,力术则是对已存在的物质或能量赋予自由动量的术。

另外有一种对年纪还小的亚薇卡尚嫌复杂的概念。只要合并两种术,就能发出飞行的火球或精准的雷击。

「那么、那么,工术是什么?」

「你想先知道这个吗?那……看好喽?我尽量弄得有趣一点……『爱蕾雅号令于伊他之水(erea io yethar)。十二之骨(4oermy tio)。海底的大地(shept alle)。终止之灰(pewrezez nesder)。停住(gubzerbea)』。」

既然词术是以语言沟通想法,那就只能作用在与自己互相理解的土地、器物、生物上。不过她在这块土地逗留了六小月,勉强能命令这里的水做出复杂的变化。就像这样──

爱蕾雅从水杓里掬出了一点热水。水维持著被她握住的形状,就算张开手也没有散掉。

「咦……咦,冰块!」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

「哇,好温暖!不是冰块耶!为什么会这样?」

「工术是改变形状的术。村子里面不是也有制作弓箭或餐具的人吗?就像弯曲木条可以制造弓,只要经过努力,即使是热水也可以像这样被赋予形状。」

「好厉害~!」

实际上,将流体固定成固体是种技巧高超的词术。若非对此系统有适合性,否则很难做到。

当然这只是趣味性的术。大部分的情况下,力术是用来将特定的熟悉土地之材料改变成预先设定好的形状。虽然人类以外的种族不怎么看重这个系统,但它仍是生产复杂器具时不可或缺,支撑文明发展的术。

「至于生术,简单来说就是医生用的术。亚薇卡也遇过帮你治疗伤口或感冒的人吧。」

「米其婆婆有帮我做过!但最近人家一直都很健康,没有受伤喔!」

「没错。然而不管米其婆婆再怎么厉害,也治不好老师的伤。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

「除非花费很长的时间与对象面对面相处,否则对象就无法理解透过词术进行直接治疗的话语。这就和风、水、林木或钢铁一样。当然,老师和亚薇卡也不例外。」

「人家和老师也不行吗?」

「不行。不过水就很老实,和生物不一样。我再教你一项生术可以做到的事吧。」

爱蕾雅低诵与方才一样的咏唱。这次她让亚薇卡的小嘴含住浸在水杓里的食指。

「嗯!好甜!」

「没错。生术不像工术那样能改变物体的形状,而是改变物体性质的术。它可以让受伤的细胞恢复活力治愈伤口,或是让水变成酒喔。」

「是这样吗?米其婆婆也做得到吗?我问米其婆婆为什么会疗伤的时候,她说不知怎地就会了。」

「毕竟森人擅长生术,或许就是那样吧。其实老师最擅长的也是生术喔。」

只不过──以爱蕾雅的情况来说,她能做到的不是治愈,而是制造毒物。

(继续下一页)

伊看书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