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

距离王宫东边不远处,有著被当成临时政府机关的中枢议事堂。与黄都其他建筑物相比,这栋建筑物更新、更醒目。过去在这片大地上分成三个王国相互争斗的人们,如今皆于此地齐聚一堂控制著政治。

不用说,那并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人民之所以愿意舍弃原本国家的形态,勉强接受合并的道路,是因为眼前存在著「真正的魔王」的威胁。

人们一个接一个放弃了遭受恐惧与疯狂侵蚀的都市。据说如今人族的生存圈还不到过去时代的十分之一。

但也因为如此,黄都有著前所未有的繁荣。

不同的文化圈相互融合,庞大的人口集中在剩下为数不多的都市。

黑暗的时代留下了能够长出崭新统一国家的幼苗。

──正因为如此,现在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出勇者才行。

所剩的缓冲时间太短了。黄都第三卿──速墨杰鲁奇边听取调查部队的报告边这么想。

「……报告到此为止。没有人能断定自己确实是勇者。这次出场的大概依然是沽名钓誉的自称者。」

「我明白了,退下吧……魔王自称者的时代结束后,轮到勇者自称者啊。」

「……属下会继续进行调查。」

杰鲁奇扶了一下紧皱的眉头前的眼镜,独自走在议事堂的走廊上。

他是纯粹的文官,在黄都二十九官中保有的兵力从底下数上来比较快。不过他手下谍报部队的精锐程度是二十九官之中第一的。

那支部队持续行动了九个小月,至今甚至还无法掌握勇者的名字。他已经做出最合理的结论。任何人应该都会理所当然地归结出那个答案。

然而,那却是对于今后的世界不应该存在的可能性。

(──该不会勇者已经不为人知地死去了吧?)

发疯,或是自杀。考虑到「真正的魔王」的力量,即使勇者能将其打倒,落入那种下场的可能性也相当高。

但是。

「你还是一脸愤怒的样子呢,没事吧?」

当他走过某扇门前时,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杰鲁奇带著不悦的表情朝来声的方向望去,伸出手指按著眉头,转换一下心情。

「……是尤加啊。没什么,就是每次的那件事罢了。至于我的脸,平时就是这样吧……」

「也就是说,像往常一样还没找到勇者喽。要不要找我谈一谈?」

那是一位体型圆滚滚,穿戴红色轻型盔甲的巨汉。第十四将──光晕牢尤加。

他负责的领域与过去所属的国家都和杰鲁奇不同。但在充满权谋诡计的二十九官中,杰鲁奇认定他是少数值得信赖的男子。

「我想这应该不是适合找你谈的问题。每个人各有不同的擅长,而你的工作是…………算了。你又去镇压叛乱分子了吧。所以才会穿著盔甲过来?」

「嗯~你说的没错。刚才砍死了两个人,感觉很不舒服呢。明明与魔王军的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却换成同样是人族的敌人。」

「……魔王军也和我们一样是人族喔。」

「啊……嗯,没错。这是语病啦,嗯。你应该懂我的感觉吧?」

实际上,由于自告奋勇承担肃清与镇压之类骯脏工作的尤加的努力,多少减轻了杰鲁奇的精神疲劳。至少,比起到了这种时候还花力气在讨伐其他种族上的第六将哈鲁甘特,尤加更该获得优秀的评价。

这是擅长领域的问题。在找到真正的勇者──压制叛乱的风潮前,必须要有人来争取时间。

「尤加,关于那个勇者的事呢……等一下。」

杰鲁奇正想继续讲下去,却注意到了走廊对面来了一个人。

「第三卿?」

新出现的人影是位女性。她有著充满知性的美貌,足以让一般人对她产生好感。

「……你又在为勇者的事情费尽心思了呢。」

然而杰鲁奇眉头的皱纹变得更深了。她的名字是红纸签的爱蕾雅。

第三卿杰鲁奇对于同为文官的这位第十七卿爱蕾雅抱持发自内心的厌恶。

「这件事跟你无关。我听过你的士兵前阵子拷问利其亚士兵的传闻了。像你这种女人──」

杰鲁奇尖锐的眼神移向了爱蕾雅的身后。

在阳光底下那浓厚阴沉的影子之中,有著大大的红色眼瞳。

「你把女王陛下带出来,是打算对她灌输什么东西吗?」

「……你说了很放肆的话呢。刚才女王大人亲自指名我陪伴她散步。」

「原来如此。把女王陛下带出来的这一段我就收回吧。」

「……」

「好啦好啦,这是在陛下面前,不可以吵架喔?您说是吧~陛下?」

尤加以一如往常的轻松态度,看著女王的眼睛笑了。

位置较低的那双眼睛眨了眨,只回了一句。

「是啊。」

她是最后的王族。

那滑顺的银色长发、人偶般端正的五官,彷佛彰显著王族代代引进的优良血统──宛如一朵鲜花般惹人怜爱。

正统北方王国。一整个国家的王族在最初的六年持续阻挡了「真正的魔王」的侵略。却在蔓延整个王国的恐惧与牺牲中,全数遭到暴民以革命为名处决殆尽。

中央王国。一整个国家的王族即使身染害死他们儿子的疾病,也仍竭尽心力治理人民,虽然打造了如今黄都的基础,却在还没看到战争的结束就纷纷倒下。

西联合王国。一整个国家的王族探索与「真正的魔王」和解共生的可能性,因此让对方进入王都,与人民一同遭到虐杀。

在西联合王国的虐杀风暴当中,只有一位女孩活了下来。那位世界上所存活的最后一位王族之名,乃是女王瑟菲多。年仅十岁。身边常有昏暗的死亡之影跟随。

女王平淡地问了。

「杰鲁奇。勇者大人应该存在吧?」

「……他一定在,我期望如此。」

「那为什么他不现身呢?」

「……目前还有未曾搜索的区域。他也不一定是人类。我会找遍全世界的。」

与她对话时,杰鲁奇单膝跪地,眼睛与对方同高并回答。即使政治体系已转为黄都二十九官所组成的议会制──三王国合并之后的这个黄都仍然是「王国」,不存在比词神所选上的「正统之王」血脉更高的权威。

「爱蕾雅你怎么看?」

「……即使没有什么勇者,我们仍然有瑟菲多陛下。虽然女王陛下现在尚且无法处理政务……您未来也一定能成为治民之才。在下红纸签的爱蕾雅可以保证。」

──那样不行。

的确,瑟菲多的聪明才智偶尔会让杰鲁奇惊讶。

即使只是看容貌或行为举止,仍能确定她具有统率人民的王者资质。

但是,当年幼的她未来获得实权时,一定会沦为傀儡政权。杰鲁奇望向站在她身边的爱蕾雅,看著身负杀害前第十七卿的嫌疑,流著低贱血脉的女人。

瑟菲多开口道:

「尤加,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嗯~我不太懂这方面的事呢。不过我想勇者露脸也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方便之处。」

尤加抓了抓脖子后面,悠闲地说道。以杰鲁奇的眼睛高度,他可以看见尤加那微微露出的袖口处染上了被砍死的人民所溅出的鲜血。

「如果勇者真的存在,那他就是拯救我们所有人的大恩人了呢!」

女王圆睁著眼睛,稍微偏过了头。

「如果是那样,我们就把他找出来吧。只要赏赐给他名誉和报酬就可以了吧?」

「……可是目前我们已经提供非常充分的报酬了,本尊还是没有出现。」

「有必要是本尊吗?」

「…呃……您……的意思是?」

「不是本尊就不行吗?」

「……」

……必须得是本尊,应该如此。

若是拥立了假勇者,例如只是让第二将──绝对的罗斯库雷伊冠上勇者之名,民众或许就能被说服。

但是,万一之后找到了真勇者,遭人提出了证据。民众因此造成的怀疑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爆发,杰鲁奇实在无法估算。

「如果发出我们要找出勇者大人的公告,那位人士仍不愿露脸……当决定好勇者之后他一定也不会现身吧。」

听到幼小女王的话,爱蕾雅小声地说:

「将我们正在寻找勇者的事,向人民宣传……」

如果不是像之前那样以间谍部队搜索,而是发出盛大的告示通知,举办能一口气吸引所有人民关注的巨大活动,让这件事广为周知。之后再有其他人主张自己是「真勇者」,也没意义了。

「哈哈哈哈,那就乾脆集合杰鲁奇那边的勇者自称者,让他们在王城比一场武吧。勇者应该是最强的人吧?」

「……尤加。」

「哦,我说话太粗鲁了,抱歉抱歉。」

「……不会,别在意。我才该说声抱歉。」

杰鲁奇再看了一次楚楚可怜的瑟菲多。

(继续下一页)

伊看书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