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黛,你还不赶快逃,呆子。」

在即将沦陷的利其亚的其中一座尖塔中,雷古聂吉蹲在地上。他奄奄一息地听取鸟龙的报告,下达命令直到最后一刻。卡黛担心著严重烧伤的好友,却被对方拒绝靠近。

「雷古聂吉。为、为什么……这是雷古聂吉的血吗?我无法相信雷古聂吉输了……」

「利其亚完蛋了。塔莲对我有恩。鸟龙们也……呵、呵呵呵,我一直守护著……我增加、支配、引导了那些无药可救的垃圾,真爽快。」

雷古聂吉痛苦地笑了。它自己不过是能轻易混入鸟龙群之中,又小又平凡的个体。

「可是,这样……全部都白费了。啊啊,但是──最后……最后,是我赢了喔。卡黛。」

「……」

「我的宝物……呵、呵呵呵。」

虽然总是摆出凶恶的态度,虽然一直拒绝对方的触碰,雷古聂吉仍一直待在眼盲少女的身边。它真正追求的不是国家,甚直不是族群的安宁。

它一直不愿承认,其实自己也想舍弃鸟龙群。要是能纯粹以一只鸟龙的身分和卡黛生活,不知道有多好。只要能在平静之中听著她的歌,雷古聂吉就满足了。

「……快逃。在黄都军来到这里前……至少要让你逃走……这样就,够了……」

阿鲁斯放走了雷古聂吉。它应该认为自己已是不值一提的将死之兵吧。这也无所谓。那天做错了选择,成为愚蠢凄惨的输家也没差。

「最后是我赢了……星驰阿鲁斯……活该啦。」

「……雷古聂吉。」

卡黛寂寞地笑了。就算手中没有日记,她还是能回想起与它度过的生活。她知道有个翅膀总是沾了血的人,帮助著没有力量独自活下去的少女。

她准备对即将死去的雷古聂吉说点什么。

──此时大门敞开,一位拿著鸟枪,神情疲惫的士兵站在那里。他的模样看起来疲惫不堪,一点也没有身为将军的样子。

「……不、不准动!……!」

闯入统率个体所在的房间的男子,其名为静寂的哈鲁甘特。

在混沌的战局里,其他的梅吉市士兵一个接一个掉队,唯有丰富讨伐鸟龙经验的他一个人找到统率个体的位置,冲进了这里。

穿过了在敌阵中混沌到极点的极限战斗,他所抵达的应该是中枢位置才对。

然而房里的样子却让他显得很惊慌,足以让那股豁出性命的努力与觉悟瞬间烟消云散。

这里不是什么鸟龙的巢穴,只是一个少女所住的房间。

「怎、怎么会……不可能……」

「……请问是哪位?」

少女──晴天的卡黛以无法视物的眼睛注视著第六将。在她身后因烧伤而奄奄一息的雷古聂吉则像是随从般瞪著敌人。

「我、我是……黄都二十九官,第六将。静、静寂的哈鲁甘特。应梅吉市市民的请求,讨伐外敌……来到此地……!」

「……这样啊。黄都……果然一切都结束了呢。」

卡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虽然那是一位不懂任何战术的盲眼少女,但那副模样,那头长过头的浅色头发,反而让哈鲁甘特倒退一步。

他希望这位少女只是被鸟龙囚禁的俘囚。

但是,他明白。就算其他任何人不相信,「拔羽者」哈鲁甘特也明白。

就算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之间的关系,就算是不可能共存的大敌……

「不行。」

人类与鸟龙之间,还是有可能存在著情谊。

「不行,那样不对。不好。那是虐杀人民的恐怖生物。根据身、身为人族的义务……非得杀掉它不可。」

「雷古聂吉……雷古聂吉是我的朋友。是比起任何一个人,给予我更多帮助的重要朋友。」

「你……你还、还只是个小女孩啊!不该……不该背负如此残酷的罪!从它身边让开,拜托了。死了这么多人。已经够了。我、我也……其实我也不想杀人。所以求求你……」

「……我都知道,只是装做不知道而已。从很久前……我做了什么,雷古聂吉是什么──」

「不要说了……!」

虽然枪口对准了他所憎恨的鸟龙,哈鲁甘特却动不了。明明只要扣下扳机就行了,手指却犹如结冻般沉重。

「你一直……是我的天使喔,雷古聂吉。」

「──那是人族的敌人,是鸟龙啊!」

「不准说,垃圾!垃圾又无能的愚蠢混帐!不准再对卡黛──」

冲上前的雷古聂吉伸出爪子,眼看著就要逼近哈鲁甘特的头──

「砰」一声,鸟龙的喉咙被射穿了。

子弹贯穿了在直线上的卡黛胸口。如果她没站起身,或许就不会闯进弹道了。

那是来自敞开窗户的狙击。

「不准,污辱──」

从远方射出致命一击的人,以谁也听不见的话语低声说著。

「──我的朋友。」

那是曾放了雷古聂吉一马的鸟龙英雄。

为什么星驰阿鲁斯会来到利其亚呢?为什么这位极度贪婪的冒险者最先出现在哈鲁甘特所战斗的梅吉市上空?

哈鲁甘特知道那个原因。他知道为什么星驰阿鲁斯在打倒熏灼维凯翁,抢光它的宝物后,却又为了杀死它而回到了峡谷。

──帮助朋友,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看著眼前的血海,哈鲁甘特愕然地跪倒在地。

「啊……啊啊啊啊啊……!」

他要杀的鸟龙统率个体与他应该保护的少女,现在却双双瘫倒在地。两人的血互相混合,红黑的色彩以令人绝望的速度在地板上扩散。

这副景象,为哈鲁甘特──无能第六将的战争画下句点。

「啊啊啊,阿鲁斯……阿鲁斯……!」

愤怒。

绝望。

悲叹。

后悔。

自责。

他无法承受的一切全部交织在一起,哈鲁甘特趴在地上大喊。

「阿鲁斯──!你这个混帐──!」

无数个回想在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眸深处如幻灯片般闪过。那是在「真正的魔王」夺去一切的那天之后所发生的,专属于她的故事。

自称哈鲁甘特的将军为了找人来急救而离去,不过他一定不认为身受如此重伤的卡黛还能活到救援抵达吧。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减弱。

手指在地板上摸索著,卡黛第一次摸到了死去的雷古聂吉。

「啊啊……雷古聂吉……」

看不见的眼睛流下泪水。卡黛已经发现了。但它不让她知道,不想破坏她的梦想,因此一直不让她触碰。

「你真的是鸟龙呢……」

门板发出轻轻的推开声。虽然看不见来者身影,她也知道那不是哈鲁甘特。步伐很大的脚步声驻足于卡黛的身边。

她奄奄一息地询问著:

「……是谁……」

低沉的声音温柔地回答:

「如果说是天使,你会相信吗?……我来迎接小姐了。」

那位男子弯下腰,抚摸卡黛的背。那是又大又温柔的一只手。

天使来了。自己在那天听到的一定是天使的歌。

「这样啊……谢谢你……天使……其、其实……我一直……有个愿望……」

「嗯。任何人都有获得拯救的权利。你就尽管说出你的愿望吧。」

「妈妈她──」

直到最后的瞬间,卡黛一直唱著歌,唱著她让雷古聂吉听的歌。

死亡天使的刀刃静静地终结了她的痛苦。

许多事都结束了。至少对警戒塔莲是如此。

右手已经失去了感觉,不过剑尚未离手。她只靠一个人,就斩杀了不知多少突破防卫线攻进此地的黄都军与梅吉市士兵。有可能是十人,也可能是二十人。

身披褴褛的佣兵站在她前往中央城塞的路上。是骸魔。

「……以魔王自称者的结局来说很不错嘛,塔莲。」

「哼,是夏鲁库啊……你也辛苦啦。」

「没什么,我本来就没在工作。」

「哦,看起来不像啊。」

夏鲁库的白枪一样沾满了鲜血。他处于全力阻挡名为宗次朗的怪物之后的状态,也没收到说好的酬劳。但最后只有他回到塔莲的身边。

「后悔打了败仗吗?」

「……怎么可能。既然是我挑起了战争,战败后也该老实接受……不对,不是这样。」

她靠在墙壁上,喘著气露出自嘲的笑容。她感觉自己成为利其亚的领主之后,似乎就经常这么笑。

「骗你的。其实……对于仰慕我的士兵、人民……对没办法让卡黛获得幸福,我感到很懊悔。为了还没看到完成的理想而将所有人牵连进来,自己却无法补偿他们就死去,让我很遗憾。」

「……这样啊。」

「哼。我没有资格成为带来和平的王呢……因为我所待的世界一直都是战场……」

「别

(继续下一页)

伊看书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