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祸袭击了梅吉市的同一时刻。

新公国的夜景当中,有两个隐藏气息的人正在奔跑。第十七卿──红纸签的爱蕾雅。而年幼的森人少女尚无别名。不过这位祈雅正是被称为「世界词」的全能词术行使者,知道这个事实的人少之又少。

利其亚的市民正忙著讨论刚才空中神秘光线的真相与飞往梅吉市的鸟龙军,交换彼此的不安与臆测。没有人留意到逆著人群奔跑的两人。

「『寻找拉娜』。」

祈雅悄声说著,一小块布片就像获得生命般飘在空中,引导著两人──对这幕从旁人看来像是小孩子在玩的画面,爱蕾雅再次感受到「世界词」力量的可怕。全能词术甚至能向年幼的祈雅揭露她原本不知道的事。

「祈雅,不要使用太显眼的力量。我们只是潜入坏人的据点,救出拉娜而已。要是引发骚动,拉娜和我们反而会有危险……」

「拉娜是老师的朋友吧!不是讲这种话的时候了!」

「是……是啊,没错。」

事实并非如此。现在的爱蕾雅必须用尽手段除掉月岚拉娜。如果她被捉住后立刻被杀掉,爱蕾雅就没必要像这样冒著危险奔走于敌阵之中了吧。但为了将其他的可能性降为零,爱蕾雅就只能去了。

「那边的两位!你们在做什么。现在军事设施周边已经戒严了。赶快回到市区──」

「那是坏人的同伙,让他们睡著!」

「呃……睡、『睡著吧』。」

祈雅虽然稍微有些困惑,但她只是不熟悉文明世界的森人小孩。迫于被爱蕾雅的强烈语气,于是便以一句话让两位巡逻兵昏倒。

无论肉体多么强壮,具有多么精湛的剑术弓术,在「世界词」的面前,那些力量毫无意义。那是从完全不同的方向否定了普通之强的全能权利。

爱蕾雅没有立刻跟上先行一步的祈雅后头,而是停在昏倒的士兵身边弯下了腰。

「……?爱蕾雅,没事吧?那……那个,我会把坏人都打倒!快走吧!不用在意他们啦!」

「……嗯。我没事,不好意思慢了一会儿。」

爱蕾雅抬起头,挤出忧愁的微笑。她必须确实解决掉祈雅词术的目击者。被喂食毒药丸的这两位士兵应该不会再醒来了。

(──祈雅的侦测会导向最短路径。如果刚才看到的光是「冷星」奇袭的炮击,我们应该会绕到像现在这样巡逻兵人数不多的方位。)

「就在这个墙壁的后面吧,『开启道路』。」

祈雅毫不犹豫地使用词术,制造出贯穿厚石墙的通道。虽然她引发了如此大规模的改变,话音未落时现象就已经发生了。

「从这里开始就以不会被坏人发现的方式前进吧。你能让其他人看不到我们的样子吗?」

「……原来有这招啊,『隐藏身影』。」

从石墙的阴影穿过士兵的背后。为了防御而建成有如迷宫的新公国建筑构造,对两人反而有利。祈雅的词术会从许多道路中开拓出最短路径,而爱蕾雅则以身为密探的技巧处理与士兵的接触。不得不击倒的士兵则不为人知地遭其抹杀。

仅仅两位,女子和小孩,就在无人目击的情况下穿过了戒严状态的军事设施。这是常识上不可能,太过鲁莽的尝试,然而可怕的是「世界词」的词术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祈雅只要下达命令,甚至能轻易移动建筑物以堵住道路。

「『关闭道路』。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追上了。只要我出马事情就很简单啦。」

「……封闭既有道路这种事,回去的时候就不要做了。城市里的人之后会很伤脑筋的。」

「没什么大不了吧?道路这种东西只要再建就有啦。」

最后,两人抵达了一座设施的地下室。看起来像是重罪犯的监狱,厚重的钢铁大门并排在眼前。

「拉娜的位置──」

「我知道,就是这里。『断开』。」

祈雅立刻以言语弄断拉娜牢房的锁,接著大剌剌地推门大喊:

「我来救你了!」

坐在角落的人理所当然地缩起了身体,看著突如其来的访客。她似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战战兢兢地挤出声。

「……祈雅?」

拉娜身上的伤势看起来没有爱蕾雅想像得那样重。考虑到她被囚禁后没多久就出现那阵炮击。或许是因为对塔莲他们而言,有必要在黄都方发现他们捉到内贼前迅速进行下一个阶段的行动。

「祈雅,拉娜交给我来照顾,你到外面去。可能会有人来巡逻,有人来了就叫我一声。」

「我知道了。」

难掩慌张神色的拉娜交互看了看眼前的两人。

「爱蕾雅也……为什么……」

「拉娜,站得起来吗?」

「……没……没事,好奇怪。」

就在拉娜握住爱蕾雅伸出的手之前,她突然停住。

「你们……是『用什么方式』来到这里……?就算动员所有还留在新公国的特务部队,应该也无法突破这里的警备!为、为什么祈雅也在这里……」

「……」

「……难道说,爱蕾雅──」

拉娜所看著的对象不是爱蕾雅,而是祈雅。那个人应该只是她今天整天陪著一起游玩,教师爱蕾雅的小小学生才对啊。

她感到恐惧。如果塔莲向世界各地派出的许多调查团探索过,最后也没发现的最强「世界词」,那种理论上不可能存在的魔才实际存在这世界上──

没有人知道那个存在具有什么形象。更别说像祈雅这样,毫无特殊之处的普通少女竟然会是「全能者」。

「你、你找到了呢……早就已经找到了──」

「不要再说话了,会影响到你的伤势,拉娜。」

红纸签的爱蕾雅弯下身体,对上拉娜的眼睛。她知道若是选择这种强行突破的方式,便无可避免地会让拉娜发现事情的真相。

虽然以拉娜的意志力来说不太会有那样的状况,但是或许不用爱蕾雅封口,她已经说出许多黄都的作战内容了。

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爱蕾雅就是为了确实地铲除拉娜而来到这里。

她已经准备好在祈雅不会发现的情况下杀人的方法。她伸手探向拉娜的嘴──

「有人来了。」

站在走廊上的祈雅压低声音说道。爱蕾雅立刻看往那个方向。

走廊上的火把熄灭,只浮现一个阴暗的影子。那不是人族,而是包覆著无数树根的……大型根兽的身影。

「被打倒的警备兵一路延续到这里。」

平淡的话音回荡在冷清的走廊上。

「希古尔雷。」

月岚拉娜以绝望的声音发出呻吟。

「等、等一下……希古尔雷。」

「好的,有什么事?」

「这些家伙是来杀我的。我什么情报都没说!是真的!塔、塔莲命令你……来杀我吗?」

她平时那超然飘逸的态度已完全不见踪影。

「世界词」或许能用这个世界上谁都无法想像的词术扭曲现象。而红纸签的爱蕾雅是一位谍报部队的冷酷指挥官,她现在可能会夺去遭囚的拉娜的性命。

──可是,就算如此。无论那种可能性有多高,只有「与大海的希古尔雷交战就会死」这件事,是绝对的。

「我有疑问。那边的小孩子──」

希古尔雷没有露出任何感情,机械似的询问。

「是怎么侵入的?」

「……爱蕾雅。」

祈雅揪住爱蕾雅的袖子。这是年幼的她未曾经历过的氛围。与和平的日常相去甚远,逐渐关闭未来的死亡气息。

「……对了,希古尔雷!你知道吗!」

拉娜突然激动地喊著,稍微延迟了希古尔雷出刀的瞬间。

「新公国寻找的『世界词』所在之处!就是──」

「──『错开』!」

祈雅大喊一声。希古尔雷放出数量庞大的翻滚藤蔓塞满无处可逃的走廊,截断了其容积。那阵波涛瞬间扩散至整个视野。不只是祈雅,连站在后面的爱蕾雅、拉娜,全都无处可逃。

其别名为大海的希古尔雷。即使保持距离、躲进遮蔽物,无论有多少对手,没有任何生命体没入它的斩击之海后还能生存。

「……」

「什么?你──」

希古尔雷在塞满整个走廊的藤蔓之海里看到了。

她回过了头,金色长发缝隙间露出的清澈碧眼正回望著希古尔雷。

「……不对,应该不是错开。」

祈雅严肃地深呼吸了一次。

「『保护我们不受危险之物所害』。」

理应不可能躲避的藤蔓斩击全数避开了三人。

那是多重发动具有惊人的高精确度,直接干涉攻击轨道的力术所造成的结果。但是包含「世界词」本人在内,没人能辨识这整个过程。

她不过是对攻击下了「打不中」的命令罢了

「原来如此。」

剑奴根兽只是像往常那样,老实地接受了事实。无

(继续下一页)

伊看书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